Keiko景子

伯仲分时同绶冕,虹蜺过处尽疆舆

【喻黄】双盗

* 文是喻黄文,带了王杰希玩,但绝不是三角,王和喻黄是纯友情向的

* 然而我觉得严格来说这不能算是喻黄文,sad

* OOC预警

* 一发完,但是有点长,8k字

———————————————————————————————

荣耀之星陈列在美术馆三层左边拐角的最里面,每天为了它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搞得美术馆不得不限流。一个褐黄色头发的少年抱臂站在画前观赏了许久,他并不安分,脑袋一会往左偏一会往右倒,像是在认真研究些什么。最终他放弃似地摇摇头,用胳膊肘撞了撞站在他身边的墨蓝色发色的男生“哎,你觉得这画很好看么?”

那男生也摇摇头“欣赏不来,好不好看我不知道,很值钱倒是真的。”两人说话间另一个穿着墨绿色大衣,围着棕米色围巾的少年走进他们,抱臂的少年先发现了他,“哟大眼,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被叫做大眼的人也不生气,借着身高优势眼睛微微向下偏视“黄少天,你确定要我在这里说?”

黄少天无所谓地耸耸肩,“王杰希,我们三个你最有艺术细胞了,你来给我和喻文州分析分析这画有什么讲究。我看了半天不就是一颗星星旁边有两把剑和两根翅膀吗,这玩意能值多少钱?”

“听说有人出价四千万,美术馆不卖”喻文州说道

“四千万?!就这么幅破画?”黄少天惊讶地张大嘴,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王杰希瞪了他一眼,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缩了缩脖子往喻文州身边靠靠。

“先回去吧”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头又顺手揉了一把

三人回到公寓,黄少天最没样子,两脚一蹬鞋子乱踢大咧咧地躺在沙发上。喻文州跟在后面帮他把鞋放整齐,王杰希脱了大衣挂在衣架上,去厨房给三人都倒了杯水才重新回到客厅。

“文州,你说那画有人出四千万是不是真的啊,怎么觉得你在唬我。这画我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那又不是钻石雕的,金粉涂的,值这么多钱?”虽然已经知道黄少天话多,可在外面这么久一口水都没喝的情况下还能这么絮絮叨叨,王杰希由衷地感到佩服。

“是四千万美金,再说四千万也不算很多吧,之前有几幅画价值比这个高啊”喻文州不比黄少天,喝了口水才回答他。

“所以我才不理解这些人在想什么,有这么多钱我不如周游世界吃吃喝喝,多好。活得那么自我和潇洒。”黄少天对这种花钱方式嗤之以鼻,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一直想着赚钱有什么意思,钱能赚得完?

王杰希觉得自己是时候充当正义小天使,把话题转向正途,黄少天垃圾话太多,喻文州又宠他宠得没边,如果他不开口大概又不知道要闲聊多久。“美术馆的环境你们两也差不多摸清,现在主要的问题是晚上保存画的保险柜,需要钥匙和密码”

喻文州好像并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保险柜的钥匙馆主总是随身携带的,而且我记得馆主是个美少妇”说完这句话喻文州冲王杰希笑了一下,温和而无辜。每次喻文州这么笑都没好事,王杰希眼皮直跳,果然喻文州继续说:“下周六有个慈善晚会,馆主也会参加”

晚会上各界名流聚集,这些在各个领域混得如鱼得水的人,不管真假总是表现得对公益慈善很热心,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充满爱心的形象总不会有错。晚会包场,整个会所被装饰地富丽堂皇,屋顶上的吊灯无一例外都用了金黄色,蓬荜生辉。

黄少天却嫌太亮,捂着眼睛假模假样地在喻文州笔挺的西装上蹭了蹭“文州,我觉得我要失明了,这灯真是晃瞎了我的眼。你说要是我的眼睛真因为他们的灯受了伤他们会不会赔偿啊?”王杰希晚他们一步,在心里冷哼一声,他的眼睛可是每天都在接受面前两个人的摧残怎么也不见他们赔偿?还总是想方设法地坑害他。

王杰希没和两人打招呼,径直进了会场。黄少天摸摸鼻子小声嘀咕了两句,喻文州侧头帮他理了理领带,“我们也进去吧”。两人进了会场就看见坐在离中央最近一桌的王杰希,也就跟着坐在他身边的两个空位上。“大眼,你怎么装不认识我们就进来了,我们可是特意放慢了脚步等你的啊,不够意思”黄少天没事就喜欢怼王杰希几句,王杰希对此已经免疫,端起面前的香槟抿了一口,嗯,太甜。

还是喻文州眼尖,他们隔壁桌刚刚落座的那位就是美术馆馆主。看年纪不过三十岁上下,她身上没有了少女的青春,却有着成熟女人的稳重和柔情,即便是已婚却仍是许多男士追捧的对象。喻文州忍不住轻笑出声,黄少天和王杰希顺着他的目光寻去也看见了馆主,黄少天敲敲桌子打趣道:“大眼,看你的了。你也不亏啊这馆主多漂亮”王杰希瞪了他一眼,将面前的香槟一饮而尽,站起身来走向馆主。

黄少天虽然穿得西装革履但依旧不太在乎自己的形象,将酒杯端在手里晃悠,整个脑袋靠在喻文州的肩膀上,余光间歇性地扫两眼王杰希的方向。他轻轻叹了口气“我一直没懂大眼这五官不端正的为什么那么招女孩子喜欢,要说长相我觉得我比他好看,为什么这种活从来落不到我身上?而且好像我也没他那么受女孩子欢迎”

“少天这是嫉妒?”喻文州偏头看着靠着自己的那人,黄少天微微仰头,对上了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他知道喻文州没真生气不过是寻他开心,可他就是无法在这双眼睛下说谎话“我嫉妒他什么,他能有我幸运么,我有你”

喻文州无声地笑笑“忽略眼睛的话,王杰希其实挺好看的。何况他与生俱来的沉稳气质,会让人产生依赖感,再加上他略微清冷的嗓音,不知道多少女孩子吃这套”

黄少天“切”了一声不再说话。片刻间王杰希就牵着馆主的手走进会场中央,邀请她共舞一曲。馆主显然被王杰希吸引,笑得风情万种,优雅的华尔兹被她跳出了拉丁的热情,王杰希也顺势在她身上能藏东西的地方摸索。

“看看,看看!王杰希那游走的双手,不过馆主的表情好像很享受啊”黄少天说话间,王杰希看向他们微微点头。到手了。喻文州接到信息,拉着黄少天也走进中央跟着曲子跳起舞。借着舞步的移动一点点靠近王杰希,喻文州一个转身退了几步跟王杰希擦身而过顺利拿走了钥匙。黄少天从喻文州手里接过钥匙悄悄退场躲在会场的一角印下了钥匙的模板。

得手的黄少天再次穿过人群,计算着王杰希走向自己的时间。差不多距离时他走向王杰希,装作不小心碰到,欠身道歉的同时将钥匙塞回他手里。一切都在计划里,无惊无险,两人得手后就溜之大吉,对王杰希不管不顾。

一曲终了馆主明显意犹未尽,拉着王杰希的袖子不撒手,将自己攀在他身上。王杰希心里抗拒却也不能表现在脸上,不动声色将人推开些,说着些不舍却身不由己的借口终于脱身。

等王杰希回到公寓时黄少天已经将钥匙的模板拷贝完,拿在手里把玩。“你们真够朋友”王杰希咬牙切齿地说。

“我看你乐在其中嘛。说真的大眼,今天这个的颜值水平真的是历届最高,身材也好凹凸有致,我看人家对你也挺有意思的,不考虑一下?”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给你牵个线”

“你不厚道,这是挑拨我和文州的感情!这么多年兄弟真是白做了,王杰希,爸爸对你很失望!”黄少天夸张地从沙发上跳起——从坐着变成蹲着,一把抱住喻文州,嘴里还喋喋不休地宣誓自己的忠诚。喻文州被突如其来的拥抱撞得胳膊疼,黄少天总是这样,毫无章法无法预测,也有一些孩子气的霸道,常常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喻文州偶尔会想,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他还能如此洒脱充满阳光实在不易。

喻文州调整了一下姿势将黄少天圈在怀里,“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黄少天眨眨眼“后天晚上吧,那天正好有一批画会被运走,留在管内的人会少些。你觉得呢?”黄少天虽然身手很好但在计划安排上不如喻文州,所以每次计划好都会询问他,他确认了才能行动。

“可以,我和你一起去。王杰希,你先回陶轩那里等我们吧”

王杰希皱了皱眉“不用我去帮你们打掩护?”偷画的事王杰希很少直接参与,他最常做的就是像今天这样去帮他们解决一些前期工作,然后就是等画偷回来后鉴别真伪。不是王杰希计划安排不行也不是身手不好,而是王杰希行事比较独特不太擅长和别人合作。何况喻文州和黄少天合作向来默契,他和任何一个搭档的默契度都不如这两个人。各司其职,挺好的。

“不用,少天在呢”喻文州抬手抚上黄少天的脑袋,修长白皙的手指穿插在柔软的发间。

“上次黄少天在你不还是……”

“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接下来的事还要你费心安排,我们的时间不多。”喻文州打断了王杰希没说完的话。喻文州的话在理,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安排,时间不会等他们,所以王杰希也不再坚持。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王杰希的话一下子刺中了黄少天。他低头看着喻文州手腕上戴着的护腕,想起了之前一次行动的意外。

那次是在一家拍卖行,依旧是黄少天和喻文州的搭档。原计划是由黄少天进到暗房偷去存放在保险柜中的珠宝,可他失误了,一个失误踩中了机关,双脚被牢牢地捆住。喻文州要帮他解开可他说自己可以,让喻文州去暗房。喻文州思考一下,黄少天没有受伤只是行动受到限制,机关不难解只是消耗时间,就算被发现他也能应付过来,嘱咐黄少天注意安全自己去偷宝石。

原本一切顺利,暗房的锁和密码都已事先拿到,可没想到的是当天暗房的程序被更改过,只要打开一次后门就自动上锁而且密码会重置。等喻文州偷到宝石准备出去时才发现,来不及了。

暗房很小,四周密不透风,时间久了就会缺氧。喻文州盘算着黄少天差不多该到了,可等了又等依旧没有等到,看来他那里也遇到麻烦了。房间里的氧气渐渐稀薄,喻文州感到呼吸开始困难,闷热难耐,为了保持清醒他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腿不能受伤,否则就算一会黄少天到了他也无法行走,锋利的匕首一下一下地划在自己的手腕上,鲜血直流。

喻文州的意识却依旧开始模糊,划在手腕上的力道渐渐变小。此时突然“砰”的一声,暗房的门被炸出一个洞,同时传入耳中的是黄少天焦急的声音,他在喊“文州”。洞不是很大,一次只能容纳一个人,喻文州撑着意志从地上爬起翻出洞口。

“文州!你怎么样,还好吗?”黄少天急得手足无措

“嘘……少天,我没事……宝石,到手了……快,快走”这样的响声自然是惊动了安保人员,好在黄少天身手敏捷,一路掩护着喻文州依旧顺利逃脱。

喻文州没什么大碍,只是他对自己太狠,失血太多,昏迷了几天。最重要的是,喻文州的左手再也无法握枪——原来他左右手都可以射击,而且命中率极高。

为此黄少天一直很自责,认为如果不是他的失误喻文州就不会受伤,不会留下那么深的疤痕,不会无法握枪。

喻文州在他发间落下轻轻一吻宽慰道“少天,这不是你的错,机关发生了变化你我都没想到。如果当时你没被困住,那被关在暗房的人就是你。我不认为在那样的情况下我还能保留足够的理智,也许今天受伤的就是你。是我考虑不周,少天你没有任何过错,不要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黄少天被他说的眼眶发红,最终还是克制不住趴在喻文州的肩头低声啜泣。从此以后的每次行动,黄少天总是有意无意地护着喻文州,不让他受一点点伤。为此喻文州说过他好多次,说得时候点头如捣蒜,可依旧屡教不改,也就听之任之了。

思绪从回忆里抽回,黄少天握住喻文州的手腕“文州,这次我自己去”

“不行”喻文州果断拒绝,语气中带着不容反驳的严厉。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喻文州终是放软了语气“少天,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我很好,真的。”

黄少天不再说话,喻文州虽然好脾气可却意外地倔强,他下定决心的事情任何人无法改变,包括黄少天。一路走来他们互相包容、体谅、迁就,可一旦牵扯到对方的利益和安危,两人都是同样的固执。都将对方视若珍宝,小心翼翼地呵护,用尽全力得去爱,这样的珍视,此生只此一人,足以。

王杰希连夜离开了公寓去做后续准备工作,黄少天和喻文州则再三确认了后天行动的细节。

是夜,月明星稀。黄少天乔装成工作人员混在搬运画作的工人中间,趁着众人忙碌的时候悄悄脱掉工作服溜走。喻文州将车停在离美术馆不远处,他留在车内,靠着无线耳机和黄少天保持联系。

“文州,我已经顺利到仓库门口啦!哇,这个密码器都已经掉漆掉成这样了?馆主不是很有钱吗为什么不换一个,有钱人都这么抠门的吗?”黄少天手里的动作不停,嘴巴也不闲着,声音不大可依旧话多,好像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在偷盗一样。有功夫说垃圾话说明他没被人发现,喻文州也有心情陪他闲聊“这个问题你可以问问王杰希,他好像有不少钱”

“大眼?他哪里来的……我靠是不是之前炒房炒的?我就说这人不老实你还替他说话呢。哎,门开了门开了,这保险柜怎么那么大?里面放了多少东西啊”

“行了先别说其他的了,开柜子的顺序别搞错了,先按密码再插钥匙”

“你还不放心我啊?左30度,再右90度,最后再是左180度……钥匙钥匙,开啦!”黄少天打开保险柜,忍不住发出“啧啧”的感叹声,“这么大的柜子就只放了一副画,真是奢侈”

画到手了,黄少天原路返回,走到三层楼梯口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被发现了啊……他躲在柱子后面打开了手枪的保险,低声对耳机说了句“正面突围”后就关掉了无线,一个前滚跳到另一边的柱子边。这边刚刚暴露身影,对方的枪声就在下一秒响起,黄少天也不慌,仔细辨别着枪声和脚步声,只一瞬间的暂停,他立刻探出身子给了对方几枪。黄少天最擅长的就是把握机会,通过脚步声和枪声的辨别,抓住中间的空隙,那是对手犹豫的时间,同时也是他的机会。

喻文州这边听到黄少天的话毫不犹豫地下车闯进美术馆。对方火力情况他们早有预估,同时也相信凭黄少天的身手和机敏足够应付。只是任何事都有可能有意外,哪怕千万分之一,他都赌不起,黄少天现在有危险,他只想和他在一起,一起面对。

黄少天已经顺利摆平了几人,剩下的犹豫不决不敢贸然上前,只能联络其他人从其他地方包围。黄少天调整了呼吸,正想主动开枪,就听见有物体落到地面滚动的声音,离他有一定距离。下一秒物体炸开,一阵白雾瞬间弥漫开。喻文州来了,黄少天瞬间明白,敌方也是反应过来向他们身后喻文州的方向连开数枪,可他们本就没看见人,再加上现在的白雾更是严重影响就视线,那几枪根本就是放空了。可枪声暴露了他们的位置,黄少天精准地捕捉到,一枪一个解决,自己翻身从扶梯上跳下。喻文州正在扶梯下等他,黄少天还没站稳,熟悉的温度就已握住他的手,等站稳后黄少天回握住那只手。两人趁着支援还未赶到奋力往外跑,直到车子发动开走,黄少天长吁一口气“耶!完成了!回家!”

喻文州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却没有把这份笑意传达到眼底,黄少天一眼就看出来了“你在想什么?”

“我们还没有赢”

黄少天反倒不甚在意“你我都在,再加上王杰希,有什么事是我们搞不定的?”

喻文州手握方向盘没有转头去看他,可他的话全都听了进去,是啊,他们在一起还有什么事解决不了呢?

车子一路向郊外开去,和他们的公寓背道而驰的方向,连续开了将近两小时后停在了一所别墅楼下。王杰希一直站在楼下,深夜的房间没有开灯一片漆黑,只有王杰希嘴里的烟闪着零星微光。他很少抽烟,只有烦躁的时候会来上几根,可今晚显然很特殊。王杰希两指夹住烟尾将烟取下,嘴中缓缓吐出烟雾,烟雾没停留了一会就被一阵风吹散。才一转眼的功夫手里的这根烟已经抽完,他将烟扔在地下用脚踩灭,而他的脚下已经散落一地的烟尾。直到看到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人完好无缺地从车上下来,他才安心。

“这么晚你不睡干嘛呢,修仙啊?以前听外面人说你会算命我还从没见过,所以你这是在夜观星象?那也太晚了啊,我和文州都回来了你才观,早干嘛了?”黄少天一下车就喋喋不休,王杰希本想关心两句,可现在他想亲自动手掐死这个聒噪不已的人。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表情变化,从担忧到安心再到现在的微怒,实在有趣极了,可他没忘正事“就你一个人?”

“嗯,他明天一早才回来”

“既然这样睡觉去吧”说罢黄少天还打了个哈欠好像真的很困似的。

躺在沙发也是毫无睡意,明亮的双眸一眨一眨,另外两人也是一样没有睡着,心里有些紧张和忐忑,仿佛他们第一次出任务那样。天一亮,所有事情都会有结果,一切都将尘埃落定,是福是祸他们都会坦然面对。

天刚微亮,别墅外就传来车子的声音,三人同时站起,目光严肃地看着门口的方向。大门打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走进来,没有彻夜未归的疲倦反而神采奕奕。他心心念念的那副画现在就在那三人的手中,而那三人正站在他的别墅里。

“画到手了?”

“嗯,就在过道的门框上”

男子招了招手,身后的两名随从便上前,一个将手提箱交给王杰希,一个踩着凳子上去拿画,可手才刚刚接触到就有一阵电流经过,被电得发抖摔倒地下。同时王杰希也打开手提箱检查,除了最上面一层是钱,下面铺的都是白纸。

男子愤怒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是要背叛我吗!”

黄少天耸耸肩“话不能这么说,虽然当初是你把我们从孤儿院捡回来没错,可我们也付出了很多代价,你现在的财产有多少是我们偷回来的你自己心里有数。现在我们的命是在枪林弹雨里闯下来的,这种日子我们早就不想过了是你不肯放过我们,我们才出此下策。知道你不会那么简单就带钱来交换,我们才做了点手脚”

回想起刚被男子捡回来的日子,简直不堪回首。三人都是孤儿,在同一家孤儿院里长大,在几人懵懵懂懂时就被男子领养,原以为从此以后他们有家了,可只是他们以为而已。男子将他们领回来只是为了有人替他出生入死,有人替他做犯罪的事,为他挣钱,他们只是工具而已。时至今日,那些被鞭子抽打,没有饭吃的日子历历在目,甚至在梦中也常常出现,惊出一身冷汗。他们想逃,可彼时的他们尚年幼,逃了以后能保证不被抓回来吗?就算成功了,他们又能靠什么生存呢?未知,一切都是未知和迷茫,所以在有能力生活下去之前只能苟且偷生。

男子怒极,对他身后的人说“解决他们,把画给我抢下来!”话音刚落那些人举枪瞄准三人,黄少天一脚踹翻茶几作为掩护,三人立刻分散开找到地方躲藏。身后枪声不断,三人互相掩护,王杰希手中是特质扑克牌,一张牌飞出准确无误地击中一人的手腕,卡牌锋利无比,手腕受伤出渗出鲜红的血,手中的手枪也应声落地。喻文州趁机一枪击中那人的膝盖在那人的倒地的同时瞄准其身后的另一人,一枪打在肩膀上,黄少天猫着腰翻身溜出室内,立马就有几人跟着他追了出去。

黄少天的离开分走了一部分火力,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人且攻且退,慢慢向二楼移动,两人也是从小一起长大默契没话说,王杰希一张牌飞出喻文州的子弹紧跟其后射出,几乎百发百中。众人咬咬牙紧跟上去,可心里却是没底,自己这边伤了一片可那两人却是毫发未伤。另一边黄少天速度极快,一番出屋子就沿着水管向楼上爬去,房子的构造成了他天然的屏障,追着他出来的那些人跟不上他的速度只能在楼下开枪,却无法瞄准灵活的黄少天。黄少天从屋顶翻过来到另一边,他爬在屋檐上观察,不少人被喻文州他们带到二楼正在走廊里徘徊,直到最后一人也进了走廊,黄少天握着绳子跳离屋顶,借着惯性破窗而入,将最后那人扑倒在地一枪打在腹部,前面的震惊纷纷回头端起枪对着黄少天一阵扫射,可他躲在最后那人的身体后,子弹都被那人挡住,而在这分神的瞬间喻文州和王杰希从背后将他们一并击倒。

房外的人转了一圈都没发现黄少天,这时才惊觉他已经回到屋内,然而已经回天无力,屋里的人已经都被摆平,只剩他们几个,即使负隅抵抗也不过是以卵击石。几人拿枪的手微微颤抖,彼此看了一眼,最终还是弃枪投降。

男子见状明知自己大势已去却仍是不愿放弃,“你们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不过是要钱,我给你们就是了!画!你们把画给我!”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人,可恨,也可悲,“画就在那里,你能拿到就是你的”。三人都冷漠地看着男子慌慌张张地跑到门框下,爬上椅子去摘画。喻文州举着枪,弹匣里还剩最后三发子弹,尽数射出,全部打在画上。

“不!!”男子悲痛地吼出声,完全忘记画上还有交流电直接伸手去碰画。他从椅子上摔下无法动弹,双眼还是紧紧地盯着那幅画。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这一天的天明三人等了那么多年,好在它还是来了。三人将男子这几年来的犯罪证据和别墅的地址传真到警察局,他们自己则在警察赶来之前离开去了机场。

三人都没带什么行李,一人一个小包坐在候机厅里,心情都很复杂。一切尘埃落定,过去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他们将要开始新的生活,不需要在枪口下讨生活,平淡宁静。王杰希抬头看了眼时间,拎着他的站起身“好了,我的班次快起飞了,先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皆吃惊地看着他,“怎么回事大眼,你要去哪里?不是说好我们三个一起走的吗?”

王杰希难得对着黄少天露出笑脸“你们两天天腻歪来腻歪去我跟着你们做什么?我有我自己想去的地方,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你们自己保重。”

“你万事小心,我们的邮箱不会变,常联系”喻文州知道此时再挽留也无济于事,他们在一起太久,久到对对方的脾气早就了如指掌。分别不是诀别,总有一天他们会再相见的。

目送王杰希离开,黄少天心里不太好受,虽然他总喜欢怼王杰希,可毋庸置疑,他们的友谊坚不可摧。喻文州看出黄少天的失落,握住他的手,低声说“接下来,你有什么安排?”

“先去瑞典住一阵子再说,我想去看看极光,据说美极了。待腻了就换个地方玩玩,去哪里都好,只是不想再回到这里了”

“好,听你的,你想去哪我都陪你”

黄少天翻翻白眼“那是自然,现在你就是想跑也来不及了”

“那……为了不让我逃走,到了瑞典我们先去预订个教堂如何?”

回应喻文州的,是黄少天那灿若阳光的笑颜。


————————————————————————————————

这篇文其实我2个星期前就在构思了

然而三次忙到爆炸

赶在下礼拜加班前写完了

其实灵感来源是一部电影,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纵横四海》周润发和张国荣主演的

很老的电影了但我却相当喜欢,时不时会翻出来看一遍

周润发的几部电影我最喜欢的是《赌神》、《纵横四海》和《英雄本色》,安利一下没看过的年轻人们,真的是很经典很值得一看的电影

最后预告一下

接下来的更新是之前的点文

我会按顺序来写的

然后因为时间关系,有一篇点文会和联文合并,希望姑娘不要介意才好【大概……】

最后的最后,我写完以后虽然检查了一遍但我觉得肯定还有错字,如果有麻烦看完并愿意评论的姑娘帮我捉一下虫啦~谢谢!

听说12月要水逆了,祝大家都能顺顺利利度过~比心

评论
热度(68)

© Keiko景子 | Powered by LOFTER